【Wilson/WX-78】二进制01010111

*旁友们来磕一波wxson吗!

*疯狂科学家 x 反社会人格WX-78

*ooc

 

 

概要:WX-78被捕入狱了。

 

 

 

有什么东西正在从监狱的天花板夹缝中安静地滴落。

氧化二氢以一个均匀的加速率下坠,不急不慢地从生锈的管子中渗透,并在地上汇聚成深色的一片。WX-78分析着眼前这一片水洼,它扩散的速度与份量暂时还不足以对自己所在的位置构成威胁,目前不需要采取移动的措施——尽管他的核心构造由于外壳的坚固得以幸存,但大部分系统已经损坏并急需维修,尤其是四肢。

 

“我们有足够的证据显示,型号为WX-78的机器人违反了机器人第一定律。”

“我不承认。”他椭圆形的金属外壳发出嗡嗡的抗议声,可是没有人听他说话。

“它能救起第一个人,为什么不能救起剩下三个人呢?”

“原因很简单,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二足行走体。”他拔高了音量。人们纷纷将脸转向机器人。现在,房间里的每个人都能注意到他在说话了。“因为那位金发女孩发出了求助的信号,而其余三人,据系统判定没有生命迹象,无救助必要。”

 

然后他就被车祸的肇事者以无作为的名义投进了监狱,最后得到的是在回收厂等待拆解的判决书。据说,这可以减轻肇事者的责任,而信息库里检索出来的知识也证实了这一点。人类就是这么自私无耻,WX-78想。

在法庭上他发表一通无机体不应为有机体负责的观点之后,现场一片骚乱。他只是说出自己不受三大规则约束的事实罢了,他并没有伤害谁,不是吗?Wilson没有把这三行文字翻译成源代码再翻译成二进制输入他的程序里,这又不是他的错。

他讨厌死那些有机物体了,软弱,又有着不相称的野心,尤其是那个叫Wilson的科学人士,同时也是WX-78的制作者兼顾修理者,还有着亲吻试管和对齿轮说话的怪癖。

地板上的水痕在悄悄扩大。WX-78尝试着重新接通被切断的外部电路,可是无济于事。破损的电线和齿轮暴露在外。说起来,这些构造精密的金属块也是机器组成的一部分。这么一想,与齿轮对话这点还是可以稍微原谅的。

 

监狱有着灰色的水泥围墙和生锈的天花板,铆钉有规律地镶嵌在其上。那些人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他的四肢拆卸掉——也许称为破坏更为贴切一点。真是野蛮,果然有机体就不应该统治地球。在这一点上Wilson就与外边那些人就有着些许不同,他会在给机械体上油的时候赞美合金的颜色是多么美妙,甚至会给发动机唱歌。

但即便如此也依然改变不了他是人类的本质。而且他唱歌也难听透了。WX-78认为,自己之所以诞生也只不过是为了满足那个人科学研究的私欲而已,在科学家认识到这个机器人有着满脑子反人类的想法之后,他就放弃了将WX-78培养成实验助手的念头。不过,在下雨的天气里,WX-78还是非常乐意呆在室内的。

 

起初,在处理一些复杂问题的时候WX-78经常因过载而崩溃,偶尔会把CPU烧坏。不过,科学家总有办法。

“看来你依然缺乏最基本的同情心,”科学家嘴里叼着一颗铁质的钉子,吐出的单词有些含混不清。他在低头鼓捣着机器配件,毫不介意白色外套边缘已经沾满了黑色的机油。

“我试着给你编写了新的程序,有助于你对人类感情的理解——别这么一脸抗拒地看着我,WX-78,作为制造者我有权利对自己的造物负责。”

WX-78将黑色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但当Wilson打开背后的金属防护外壳,并将螺丝刀探入烧坏的电路元件之间时,WX-78打住了嘲笑科学家的冲动。橡胶包裹的铜线传来电流贯通的酥麻感,这很奇怪,他本应该是没有感觉的金属机器人,不是吗?

 “你又跑出去淋雨了。”科学家闷闷地说着。他的声音没有经历金属外壳的过滤,而是直接传输到听觉系统,感觉格外不真实——就像是有人直接在脑海中对话——事实也的确如此,因为Wilson把半个头都埋进了WX-78的金属外壳里,人类心脏的跳动频率被敏锐的系统捕捉得一清二楚。

“这与你无关。” WX-78终于做出了回应。

然而这位科学的狂热爱好者只是发出了短促的嗤笑。

“作为我的造物,你的发言相当有个性。”他无视了机器人不满的嗡嗡声,将燃料接口和百伏电压线直接插在了WX-78的背部:“有的时候我真的搞不懂你的机器小脑袋在想什么,你表现出来的行为真的和你的想法一致吗?还是说你根本没有自己的想法?”

 

我当然有自己的想法,你这个只关心实验结果的科学怪人,否则我也不会执着于对你这种有机体表现出敌意。WX-78看着地板上的水渍慢慢扩大,平静的液面倒映出他破破烂烂的身躯,现在他有足够的理由来正视H2O的威胁了,可他只能一动不动地独自躺在这里,等待回收的命运。

现在一切都变得没有意义了,人类对他的智能感到莫大的恐慌,他统治有机体的激进想法将会被埋葬在这座高高的塔楼监狱里。

Wilson当然不会来管他的,他也从来没有真正管过他。他对跑回实验室的WX-78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给生锈的外壳重新抛光,或者是处理烧坏的电路,偶尔撬开脑袋,检查CPU有没有问题。像他这样的机器人要多少有多少,Wilson有足够的时间和能力再造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机器人,不过型号或许应该改为WX-79。

想到这里,WX-78的思维出现了片刻停滞,他困惑地闭上了眼睛,并将这个动作认定为系统为了节省能源消耗的举措。

 

嗙。地上的水洼表面泛起了波痕。

“检测到…不明物体在接近……”

嗙。声音更大了。

听起来似乎是枪声,但还需要更多样本来确定。

 

嗙。

嗙。

嗙。

声音越来越近。

 

嗙。

 

随着最后一声巨响,监狱密不透风的水泥墙面被粗暴地轰开,科学家摘下了护目镜,浓重的黑眼圈暗示着他又在实验室度过了未眠的一夜。

 

"WX-78,我的造物。"

科学家跨过砖砾的尸体,抱起了残缺不全的机器人躯壳,被损毁的电线刮蹭在地上,溅起了些许火花。

 

他学会的第一个单词是自己的名字"WX-78",第二个单词则是"Wilson"。

 

黄色的信号灯一闪一闪。

"检测到...Wilson......"

金属外壳被不重不轻地敲了一下。

"就不能换个欢迎词吗?WX-78."

 

改成什么?改成"系统检测:自以为是、得寸进尺的科学家正在接近"吗?

WX-78的确是这么想的,但他没有说出来。一行新产生的无名代码在干扰着他的判断,而系统将这种行为定义为"别扭"。

 

他沉默半晌,最后才以单调的、不含任何起伏的声音嗡嗡回答:

"不能。因为,我最讨厌科学家。"

 

 

 

 

 

——————

是在某天晚上梦到的脑洞,他们后来去了伦敦。后续还有很多,但在逻辑和情节上有些不着边际于是就只打算写开头这一小段。

看wx台词的时候笑出声,wx也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家伙啊……

"HEY THERE, FLOWERS. WANNA... KILL ALL HUMANS?"

"... 0110100001101110..."


评论(8)
热度(29)

© 菌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