菌一

【补档】终极蜘蛛侠动画(Ultimate Spider-Man)

感谢太太分享资源!!!

Sol:

第一季:链接:http://pan.baidu.com/s/1jHAWbg6 密码:wecc


第二季:链接:http://pan.baidu.com/s/1o8mbFsu  密码:b2gq


第三季:链接:http://pan.baidu.com/s/1dFckFkP   密码:5qit


第四季:链接:http://pan.baidu.com/s/1slHdFSL   密码:7er2


 


【注意:因为是分卷压缩,每季都要把几个部分的压缩包全部下载齐才能解压缩】


【资源均来自网络,其中第一至四季1~15由SLOMO汉化,16~26由X字幕组汉化】

摸个鹰虫的鱼
人设瞎画的,和动画有出入

来自终极动画#5牵手梗,PP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好想画他们一起吃腌黄瓜和热狗啊

(画不出他们百万分之一的可爱-q-)

格里芬大厨(上)


厨房。

墙上显示屏闪烁的时间是16:25。

刚切好的细碎葱花盛在雪白的小瓷碗里,油锅里传来刺啦刺啦的响声,我拿起一个鸡蛋,对着桌沿的尖锐处轻敲了几下,于蛋壳破碎处一掐,一个完整的蛋黄就裹着蛋清滑入了油锅中央。

“叮——”身后机器的响声提醒着我馅饼已经烤好,我戴上厚手套,把热气腾腾的猪肉馅饼端出烤炉,并顺手捻了一些葱花撒在馅饼上——

“厨师!别放葱花!”突然从门口跳出一个白色的双马尾身影,叉着腰对我怒目而视。

名为【破坏者】的女孩不满地瞪着我,虽然个头不大,但此时此刻她全身都散发着不详的气息。

“好啦好啦,谁会往破坏者大人的苹果派里加上葱花呢?”我放下手中的猪肉馅饼,转身拿起桌上等待烹饪的苹果派,我蹲下身子,好让苹果派摆在她能看得到的高度。看到我手上端着的不是加了葱花的苹果派,女孩刚刚冒出来的戾气一消而散。

 “还有半个小时就好了哦。”我把苹果派塞进烤炉,正想转身揉一揉女孩柔软的头发,却发现她已经端着馅饼跑远了。

其实,苹果派是不需要加葱花的。

“小孩子就是好哄啊……”我心想。

五个小时之后,我就真切体会到了这个想法是有多么的愚蠢。



已经记不清楚来到这个地下掩体有多久了,或许有几个月了吧。我对于时间流逝的感觉并不是很真切,这也许是失忆的副作用吧。

是的没错,我失忆了,天晓得这么狗血的剧情为什么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对于来到铁血基地之前的事情我没有丝毫记忆,大脑如同一块被格式化的硬盘,唯一记得的零星片段就只有荒原之上此起彼伏的狼嚎声,迷迷糊糊之间好像还被人拖着走了很长一段距离。至于留在身边的东西,只有一枚没有任何装饰的戒指。

“听代理人说,要是再晚一点,你就要被狼吃掉啦~”梦想家悠闲地把玩着手中的高脚杯,葡萄酒在这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可算得上是奢侈品。杯中深红色的琼浆随着她的笑声不停晃荡,比起我得以获救的事实,被狼吃掉的结局仿佛能更令她愉悦一些。

每天变着法子用单调的食材烹饪不同的菜肴,闲时便与地下掩体里的其他少女聊天——当然大多数时候都是以对方的冷漠告终——反而是铁血工造机械狗,它们不会排斥人类,相反还会像真正的狗崽一样粘人。一转眼之间,窗户中传来的星空影像便昭示着夜晚来临,再过几个小时,新的一天又会来临。日子就这样一天天持续下去,仿佛没有尽头。

这里是一个被封锁线包围的地下军事基地,方圆百里之内皆是荒原,没有人类的踪迹,偶尔还会听到远处传来的隐隐炮击声。基地内部也会有固定人形进行日常巡逻,奇怪的是,这里的人形不会听从人类的命令,而是听从更高级别人形的指挥,而那些高级人形人形还拥有自己的思想,例如破坏者,除了摧毁房间的力度过人之外与一个人类女孩几乎无异。我想她们并不能用所谓的战术人形来称呼,称为“人”或许更为恰当一些。

住在掩体里的人除了破坏者之外还有被人称为【代理人】的少女,她是我在这个基地里见到过的权限最高的人形,似乎一直都身着古时欧洲地区女性侍者改造而成的衣装。据她所言,她是铁血【主脑】的代理人。

“【主脑】是谁?”我问道。

“不该问的别问。”

我知趣地闭上了嘴。



今日铁血部分高级人形会赶来这个基地开会,作为临时主厨的我免不了要准备一份大餐,我看了看墙上的时钟,确认了苹果派放入烤炉的时间,目前看来主食都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接下来需要的就是饭后甜点。

17:45,我端着托盘,把最后五份巧克力冰淇淋送上了餐桌。

“巧克力冰淇淋,我没猜错吧?破坏者?”坐在餐桌对面的梦想家对着破坏者似笑非笑,破坏者则是赌气似的把盘子里最后一块苹果派抢到了自己手里。

长方形的餐桌上只有四个人,依次是梦想家、破坏者、代理人、计量官。想必最后一份冰淇淋是那位素未谋面的铁血主脑。我低下身子,向代理人询问道:“代理人小姐,这份冰淇淋需要我送到那位小姐手里吗?”

“不需要。放回冰箱,我来送就好。”代理人的回答和上一回一模一样。

“好的。”

我收了托盘,正转身要离开,代理人又叫住了我。

“厨师,以前的记忆还是没能回想起来吗?”她直视着我,以一副上司关心下属的语气问候。

我回答道:“是的……一直都记不起来,在找到解决方法之前都要麻烦代理人小姐,真的非常抱歉,我会继续想办法的。”

“我们这里正好缺一名厨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的到来也减轻了我的负担。” 她收回目光,斟酌起了桌上的红酒。

我与代理人目前就好比雇主与雇佣厨师,每个星期我都会收到一笔详细的账单,除去固定的住宿费之外还有盈余的现金,再过一段时间就可以动身前往人类相对较多的聚集地,那里或许会有关于我记忆的线索。

“非常感谢,除了会一些粗略简单的厨艺之外并没有什么擅长的事……”

梦想家忽然发出了一阵奇怪的笑声。

“……如果还有什么地方能帮得上忙的话请尽管告诉我。”我退出了氛围诡异的餐厅,说实话,梦想家止不住的笑声让我感到毛骨悚然。



清理厨房之后一天的工作就差不多完成了。

基地很大,管道与道路的布置错综复杂,且光是与地面的接口就有好几个,其中我最喜欢的是06号接口,只有这里能看得到地面世界微弱的晚霞。06号接口设计比较特殊,地面与地下衔接的部分是一个半球体,东面是暗沉的铜金属外壳,西面则是透明坚硬的钢化玻璃,玻璃外层还零星分布着一些子弹射击留下来的痕迹,好在这些不是很影响我欣赏风景。

地面是一个小型停机坪,仅供直升机起降。天色渐渐转黑,顶着金边的乌云随着太阳光芒的收敛也渐渐丧失了色彩,变成了浓厚压抑的黑色,远处有一队巡逻的人形正在靠近,跑在最前方的是一队机械狗,大大的灯泡眼在黑暗中异常醒目。

玻璃门感应到了部队的靠近,自动打开了。

“阿尔法!贝塔!伊普西龙!”我从饭盒里夹出了一块烤肉,机械狗群开始骚动起来。

三只机械狗凑了上来,转眼之间一盒烤肉就被抢光了。它们是我在铁血后勤中遇到的机械狗。它们经常正在厨房门口探头探脑,也许是烤肉的味道太香了,又或许是作为机械狗,嗅觉比其他人形更为灵敏一些。

“你们今天打架了?伽马怎么没有和你们一起回来?”

贝塔轻轻蹭着我的裤腿,它的左前肢断掉了。

伽马应该是回不来了。

我抱起贝塔,来到了修理间。修理间挤满了从各个接口赶来的铁血人形,让我有些惊讶。来到这儿这么久,我从没见过这么拥挤的修理槽。

代理人也在,她有条不紊地命令着各个人形有序排队完成修理工作,在指挥之下,一队又一队人形完成修复,迅速地离开了修理间。

她注意到了我和我怀里的贝塔,冰封一样的面庞露出了饶有兴趣的表情:“我第一次见到对Dinergate(兵蚁)这么上心的人。”

“Dinergate?要我说的话,叫机械狗不是更直观一些吗?介绍一下,这是贝塔。还有阿尔法、德尔塔和伊普西龙,不过这个时间它们应该是去巡逻了。”

“真是有趣,我倒是没听说过还有人会给Dinergate取名字的。”

“不不,我肯定不是第一个。对了,代理人小姐,外面发生了什么?”

“被格里芬的渣滓部队袭击了。”代理人突然凑了过来,她乌黑的头发优雅地绾在了脑后,距离近得可以看清刘海上的每一根发丝。

我愣住了,有一瞬间下意识地想要后退,然而她只是拍了拍贝塔的金属外壳。

忽然修理间的墙壁开始旋转扭曲,灼灼火光烫伤了我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耳道里灌满了杂乱的枪击声和脚步声,代理人轰开了指挥部大门,她提起裙摆,缀满蕾丝的花边之下是张牙舞爪的机械臂,微型炮在空中迅速调整好了方向,炮筒齐刷刷对准了我,漆黑的洞口深不见底,一如代理人深色的眼眸。

“找到你了。”她以标准的欧洲贵族姿态,从容地向我行了一个礼。

火焰给周围的一切染上了危险的色彩。代理人的脸上带着胜券在握的微笑,她步步逼近,纤细的发丝在火光映射之下分毫毕现。

周围的景象宛如烧融的蜡块一样粘稠地向下拉伸延长,脚下坚硬的焊铁地板纷纷剥落,露出了藏匿在地下深处的巨大黑洞。 

我倒吸一口凉气。修理间里不可能出现这些景象。

贝塔修好了左前肢,在修理间里活蹦乱跳。与此同时,几千公里之外的格里芬指挥部大厅,老式时钟的黑色时针颤抖了一下,移到了二十一时的位置。

一段讯号从格里芬地下监狱发出,几经周折,最终以光速奔向S08区中央的铁血地下指挥室。



S08区边缘。

“G11!别睡了!快起来干活!”HK416毫不客气地把正在熟睡的G11从睡袋中拎出来。

“啊……知道了知道了……呐,45和9呢?”G11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揉着眼睛问道。

“她们出去吸引火力了。你先看着周围,别让铁血靠近,我把这仪器架好。”HK416摆弄着一个类似于收音机的信号发送装置。“可恶!刚刚的信号又没了!”望着手中毫无响应的铁盒子,她有些恼火,于是抬起手拍了拍仪器外壳。

仪器上的按钮忽然亮了。

电脑合成的机械女声响起,一字一顿地念道:

“请确认是否执行‘格里芬保密协议第三项进程’?”

“确认。”

“身份认证中……身份认证通过……最后一次确认……是否执行‘格里芬保密协议第三项进程’?”

“确认。”HK416不耐烦地将目光移向别处,这一字一顿的语速慢得令她烦躁不安。“这应该是404小队遇到过的最愚蠢的任务了。”她想。

“认证通过……即将执行‘格里芬保密协议第三项进程’……请耐心等待……5%……10%……”

红色的按钮在黑夜中一闪一闪,不远处又响起了零星的枪声。



S08区铁血地下指挥中心。

计量官难以置信地看着显示屏上传送来的最新通讯视频,几秒后,建筑师的投影就出现在了全区所有的显示屏之上。

视频只有简短的两句话。

“杀了那个格里芬指挥官!我们都被耍了!”


























【碎碎念】
*第一次写少前同人,军事相关知识也 非常欠缺,难免会有 非常多的疏漏之处
*明明还有好多碎碎念,但是面对word就紧张得什么都记不起来了【抓狂.jpg】
*大概会在下个星期周末的时候把下篇发出来?
*少前的世界观真的太复杂了,文里到处都是止不住的ooc,坐等打脸【土下座】


继昨天的涂鸦
兔子真的很可爱

欢迎贞酱回家!
伊达组一家都是金色眸子,忍不住就脑补出他们屋子熄灯之后金光闪闪的迷之场景

幸福到全身发光的烛台切mama
与不想和你们混熟但是又乖乖站在一边的俱利酱
在鹤丸的带领下贞酱也一起玩起了探照灯
【???】

总之这场景画得很迷

心血来潮划拉了这么一只莹草⋯⋯
并不是很习惯指绘(:[___]

不要脸的打个tag

做着玩的第二发gif~


昨晚睡得不好导致今天早上起来之后一直头疼

补完论文就去补觉…补觉……

试试loft能不能发gif……理论上应该是可以的,如果不行的话就应该是我的发送姿势不对了_(:ゝ∠)_


最近在看AE的入门教程,做了一个粗糙的gif

看起来像一个广告【?】因为是学习所以还没有真正放开手去做,基本上是按着教程步骤来的


下一回,下一回一定做得更好


试着画了自家的一只审神者

名字还没有想好⋯⋯

*即将成为黑历史中的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