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饥荒,偶尔原创
大概是all威
学业繁忙咸鱼搁浅中

【Maxwil】致威廉·卡特(中)

*影威x威廉

*不可避免的OOC

*大量私设


前篇点这里:(上)







【四】

 

威廉开始认真思考和威尔逊·P·希伯里一起住在家里的可能性会有多低。但事实上,神秘的青年一次性帮他付清了房租并赶走了追债的混混,出租屋的使用权已经不属于威廉。这么一来,他把可怜的魔术师赶到客厅的沙发上过夜,并霸占唯一的卧室的行为似乎无可厚非。

 

威廉叹了一口气,揉了揉太阳穴,昨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信息量的庞大使得他走神了好一会儿才发现锅里的鸡蛋已经熟得有些过分。

 

卧室的门依然紧闭着。威廉把煎蛋端到了一张破破烂烂的小茶几上,十几个小时之前,黑发青年就坐在对面把玩着茶杯。

 

“和‘他们’交易是要付出代价的,我获得了操纵暗影的能力,也失去了过去的自我。但我不在乎。谁会在乎这些破玩意儿。”他呷了一口咖啡,皱起了眉头:“呸!真苦。你是没钱买糖吗?”

 

“啊,抱歉!方糖在这里。”

 

 “还有,你不是想知道我从哪里来吗?”一只影手接过糖罐,“‘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往何处去。’愚蠢的人们常常会这样问。我乐于为你解答前两个问题,但最后一个问题无可奉告——因为我也不知道答案。”他单手支着下巴,笑嘻嘻地直视着坐立不安的威廉。

 

“我来自一个死掉的世界,没有白天与黑夜的变换,也没有四季的交替,留下的只有无尽的黑暗、死去的文明和没死去的怪物。而我是那世界中仅存的唯一活人,从巨大坟场中脱离职守的送葬者。这样解释够清楚了吗?”威尔逊的语气过于随意,让威廉产生了一种他是在谈论天气的错觉。

 

“呃……不太清楚,但也就是说,你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对吗?”

 

“是。我骗过‘他们’跑出来了。我本应该留守在王座上的。”

 

“‘他们’是谁?王座又是什么?”

 

黑发青年漫不经心地看着窗外的城市,随后把空茶杯放回桌上,悠悠地说:“关于‘他们’,你知道得越少越好。”

 

在远处,布鲁克林大桥留下了漆黑的剪影。他忽然站起身跳过椅子,抱起了在沙发上熟睡的两只兔子。

 

“今晚我要住卧室,你去睡沙发。”青年一脸傲慢。

 

 

 

威廉把烤好的培根送入嘴中,又泡了一杯下午茶。今天的表演已经泡汤了,脸上还留着青肿淤痕的他可没办法站着面对观众。他该怎么办?家里突然冒出一个会魔法的年轻人,不,也许不是年轻人,自己还不知道他的年龄,不能这么早就下定论。但他看起来真的很清秀——好吧,还带着一些邪气,大概和外边二十四五岁的年轻人差不多大。威廉轻轻敲了敲房间门,没有人回应。“这也睡得太久了吧。”他心想着,拧开了房门把手。

 

窗帘严严实实地遮住了光线,室内阴暗一片。怀特和布莱克在角落咀嚼着胡萝卜,原先简陋的木床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铺干净的被子,松软的被褥之间传来了均匀平缓的呼吸声,青年安静熟睡的样子与昨夜判若两人。

 

“黑眼圈很重,大概是常年睡眠不足吧。”威廉心想。他把快要被踢到地上的被子拉起并替威尔逊盖好。青年没有醒,只是翻了个身,又把被子踢到了一边,半开的白衬衫皱成一团。威廉有些无可奈何,又轻手轻脚地把被子捧起重新盖上,这一回黑眼圈的年轻人没有把被子踢开,只是在睡梦中皱了皱眉。

 

在床铺对面,一本厚重的大书取代了手提箱的位置。书本看起来很陈旧,黑皮封面上没有任何装饰,甚至连书名都没有。魔术师正想靠近一些以便于看得更清楚时,书本忽然腾空而起,泛黄的书页哗啦啦地在空中自行翻动,吓得他后退了一大步。

 

房间的颜色似乎变了样,威廉惊恐地张大了眼睛,一支扭曲的黑影从书页间探出,迅速地缠住了他的左手手臂。

 

“退下!”身后传来一声呵斥。

 

[啪——],影子在一瞬间烟消云散,硬皮封面倏地合上,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威尔逊按住了惊魂未定的威廉,低声说:“看到了吗?这就是‘他们’,一般情况下‘他们’只会袖手旁观,但那个世界急需新的牺牲品。”他打了一个哈欠:“蠢威廉,没事别碰奇怪的东西,我可不敢保证下一回这书会不会把你吃了,‘他们’可是比我还要邪恶的存在。”

 

“但你并不邪恶。”威廉脱口而出。

 

“哦?”威尔逊揉了揉眼睛,上下打量着对方。他收回搭在对方肩上的手,移开了话题:“虽然应该在傍晚来临之前再睡一会儿,不过,我好像闻到了煎蛋和培根的味道。”

 

 

 

 

 

 

【五】

 

威廉已经摸清了青年生活的规律,与正常人完全相反,除偶尔一整天的不眠不休之外,他一般会在太阳落山的时候起身活动,在太阳升起之前拉好窗帘躺下休息。但他的思维就像一只行踪不定的黑猫,永远也捉摸不透。

 

“你的祖先是吸血鬼吗?”在圣诞夜的前一天晚上,威廉好奇地问,换来的是不屑的白眼。

 

“我只是不习惯在天亮的时候活动。”青年回答。自纽约的天气转冷以来,威尔逊就变得不太喜欢出门——给威廉的表演增添乱子除外。在出租屋唯一的卧室里,各种书籍杂乱无章地堆叠在一起,码得比人还高。

 

他在读一本历史诗集,令威廉有些惊讶的是,书籍上还贴有莱努克丝图书馆[1]的旧标签。威尔逊察觉到了对方惊讶的目光,不慌不忙地解释道:“这是我从他们藏书室里翻出来的,你们人类的作品似乎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无趣。”

 

“不,我对于你乱翻藏书室的行为丝毫不感到意外,只是我没想到你还会喜欢读历史书。”威廉说:“但是看完之后要记得还给人家。”

 

“知道了知道了。”威尔逊不耐烦地回答。

 

 

 

在敲响新年钟声的夜晚,白雪如约而至。青年理所应当地霸占了离壁炉最近的一把椅子,火苗烧得正旺。他合上了手中的旧书,转而兴致盎然地观察起给圣诞树挂上彩灯的威廉。

 

那颗圣诞树很小,只有膝盖那么高,威廉笨拙地把它摆在了屋子中央的茶几上,五颜六色的小彩灯绕了好几圈,小巧精致的姜饼人和拐杖糖点缀在针叶枝条上。

 

“我想……这应该是你第一次过圣诞节,”威廉不好意思地说:“你应该不会再相信圣诞老人的童话,不过圣诞树和礼物还是必须的。你可以许个新年愿望,比如拥有一家带有深红色天鹅绒帷幕的剧院。”

 

“真是无聊的习俗。”威尔逊轻笑。

 

“是吗?我觉得还挺有意思的。”威廉温和地回应着。

 

青年无话可说。不管是和谁在一起,老好人威廉总是最温柔的那一方,威尔逊常常会用各种刻薄的语气去挖苦他,然而他只会温和地笑笑,最后总是威尔逊自讨没趣。他觉得有些无聊,又看向了沙发边上搭着一条酒红色的针织围巾,上边绣着奶黄色的雪花和条纹。

 

“幼稚。”在商店的时候,威尔逊是这样子评论这条围巾的。

 

“不过挺适合你,至少这能让你看上去没那么死气沉沉,而且还很暖和。”威廉娴熟地将围巾绕在青年的脖子上,打了一个漂亮的法国结。

 

“我才不怕冷。”威尔逊翻了一个白眼,任凭威廉在旁边絮絮叨叨。

 

 

 

威廉花了好大的功夫才把小小的六角星安到了圣诞树的最顶端,金色的星星闪闪发亮,他长呼一口气,这时才发觉青年正饶有兴趣地注视着在沙发上酣睡的兔子——和它们脖子上黑白相间的领结。

 

“那是我送给兔子们的圣诞礼物。”威廉说:“其实,我也给你准备了礼物,只不过担心你不太喜欢。”他起身走向手提箱,回来的时候手上多出了一个巴掌大的盒子。

 

青年一愣,疑惑地接过了礼物。

 

“嗯……我跑遍了一整条街,能和你领带最为相衬的东西……貌似就只有这一个。”

 

威尔逊打开了盒子,里面盛着一朵玫瑰,他拿起来对着光端详,是一枚手工制作的胸针。

 

“你觉得怎样?”威廉一脸期待地问,双手局促不安地搭在膝盖上。

 

木柴烧得劈啪作响,将鲜红的花瓣照得熠熠生辉,镀金的搭扣在火光下闪闪发光,这玩意儿对他来说应该价值不菲。威尔逊动了动喉结,他很想说威廉你真是个十足的蠢货、百年一遇的白痴,明明穷得还不起租金为什么还要买这么贵的东西,你是想给马戏团打一辈子的工当一辈子穷鬼吗。

 

最后威尔逊还是一脸不情愿地把胸针扣在了外套上。

 

“嘁,还算凑合。”

 

“你能喜欢就好了。”威廉微笑着说。壁炉里的火焰将整个房间都染成了柔和的暖色调。

 

 

 

 

今年的圣诞节雪下得格外大,窗台上积满了厚厚一层白霜,壁炉中的木头早已熄灭,化为一片灰烬。威廉在梦中隐隐约约听到了小提琴的声音,但又不真切。不知过了多久,琴声飘远了,一切又归于寂静。

 

时针指向了三点一刻。

 

房间内,身着黑色外衣的青年双手交握,支着下巴坐在写字桌前,桌上摆着一把小提琴,琴身与青年身上的衣物一样乌黑,边缘燃烧着黑色的火焰。那本古老的大书诡异地浮在中央,躁动不安的暗影源源不断地从字里行间涌出变形,一双空洞的眼睛紧紧盯着青年,影子沿着脚踝一路向上,缠绕在他的周围。

 

“找到你了。”

“这回你跑不了了。”

“该回去了。”

……

“他们”的窃窃私语回荡在空气中。

 

“不管我走到哪里,你们都能找到我。就这么想让我回去守墓吗?”青年微微叹了气,随后又冷笑一声:“那就试试看吧。上回你们想要带走威廉的账,我们还没算完。”

 

 

 

 

一声巨响,威廉从梦中惊醒,卧室的门大开,强烈的气流呼啸而过,将精心布置的圣诞树刮倒在地,未收拾的餐盘和茶杯掉在地上摔成了碎片,他被吹得睁不开眼。几秒之后,强风渐渐平息。

 

“威尔逊!你没事吧?”他冲进房间打开了灯。

 

房间内空无一人,墙壁、衣柜、桌子上都留下了触目惊心的爪痕,墙纸被撕开,露出了灰色的水泥,木头碎屑在半空中飞舞。

 

有一张纸条悠悠扬扬地飘落,上面用熟悉的字体书写着:

 

“猜猜我什么时候回来?——W.H.”








【注】

莱努克丝图书馆:19世纪末,纽约市只有两座对外开放的图书馆:由阿斯特遗赠40万美元建造的阿斯特图书馆,1849年正式开放;由藏书家莱努克斯建造的莱努克斯图书馆,1880年开放。是美国最大的图书馆——纽约公共图书馆的前身,该馆于1895年建成。

文章设定在20世纪初,不是bug,只是想说这书已经有点年头了hhh


由于我也没在1905年的纽约待过,所以如果有不严谨的地方的话,只能见谅了x。

本来想在周五过完之前发这段的,结果还是没赶上:D

评论(3)
热度(31)

© 菌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