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们看我的文
(Gorge真好玩我要肝暴)

【原创】森林之上

“你好,困兽。”

 

找回身体的感觉花了一些时间。少年动了动麻木的手指,以确认神经末端状态良好。他醒来的第一件事情是检查自己的手指头。他从拇指数到小指,再从小指数到拇指:一、二、三、四、五;五、四、三、二、一。

 

很好,他还是他自己。

 

第二件事情是确认自己的处境,于是少年开始观察四周。一条不成型的小路将视野分割为两部分。左手是上下颠倒的城镇,右手是幽暗的丛林。

 

说是小路也未过于太夸张了一些,事实上,它看上去更像是一片光滑的、带有一定宽度的长薄片,连接着两个毫不相关的空间。少年站在分割线恰到好处的中点上,线的尽头是看不到的终点,一直延伸到被精密分割的穹顶。

 

城镇已近黄昏,灯火在闪烁其词,笔直的黑色道路在天空上延伸,路与路之间的方格被带着深红色瓦片的房子填满,少年抬起头使劲地想要看到更多的东西。他确信自己看到了一所装饰着彩绘玻璃窗的教堂,还有正上方河中央停泊的小船。

 

而森林恰是临近黎明,枝叶遮蔽之下依然是一片昏暗,来自苔草植物的腐烂气息铺面而来,还有浓厚的、湿漉漉的水汽。少年觉得鼻子有些发痒,于是推测出在丛林深处一定存在某种巨大的真菌体,肉眼难以观察到的孢粉——过敏源——会在成熟的时候从伞状的菌盖下脱落,寻找下一个阴暗潮湿的角落。

 

而让他最感兴趣的则是脚下闪着微微荧光的“路”。或许称为“平面”更为恰当一些。他蹲下身子,指腹压上那薄薄的表层,但是除了某种不可突破的力场之外,他没有收获任何有用的信息,甚至是“冰凉”、“柔软”这一类形容词都失去了用武之地。这是不属于这个维度的东西。更像是二维空间突兀地闯入了三维的世界留下的未愈合痕迹。

 

“路”的右边埋在腐烂的黑壤之下,于是少年把手伸向了悬空的那一方,当他把手伸向发光平面的边缘时,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这么做。”

 

“你不是我。”

 

少年不屑一顾,他固执地将指腹按在平面的边缘。高空的空气有些冰冷。很快,他收回了手,指腹上多出了一条笔直的切口,几颗暗红色的血珠在夜风的召唤下,不顾一切地往教堂的尖塔飘去。左边,地心引力的方向与少年所处的位置正好相反。至于脚下的东西,它切切实实地存在着,厚度为零,除了形状、大小之外没有其他属性。他想把这一结论记在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但是口袋里面什么也没有。

 

“那么,做个选择吧?”

 

少年转身面向幽深昏暗的丛林,背后则是颠倒的城镇。

 

然后他往后一仰,双脚离开地面,地心引力在牵引着他。一枚子弹正在坠向黑色的河水。

 

如他预料中的一样,从高处坠落产生的巨大动能并没有将他的头颅炸开,看不见底的河水也没有将他吞没。在他发梢接触到水面的那一瞬间,飞舞的水鸟、漂泊的叶片、河岸上散步的人们和街道闪烁的明灯全都定格成一帧画面,在不知名力量的作用下瓦解成黑白的碎片。在碎片背后,是一片虚空。

 

少年往上看去,方才那片森林消失了,只有那条“路”还在莹莹发亮。他感觉到自己还在往下坠落,因为光线正在离他远去。

 

他深知虚空是没有地方可以着陆的,直到他再次找到下一根分割空间的平行线,然后那个奇怪的声音会再次向他问好。他还是会一如既往地往下跳——为了打破下一个平行空间。

 

这是他第三百六十五次打破平行空间,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足够的幸运找到第三百六十六根分割线,在过去遇到的那些光怪陆离的画面里,没有哪一个是属于他原本的世界。

 

他困在时空的夹缝中,希求能通过这种方式回到过去,时间线纠缠不清,犹如一团乱麻。

 

但自第一次跳下分割线开始,他就偏离了世界正常运行的轨道。

 

两条不同的直线接触过后,再无任何交点。

 

 

 

——————————

 

突然的脑洞?

大概讲的是一个执着于打破各种平行世界的少年。

他以为只是单纯的失之交臂。

 

 

 

评论

© 菌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