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半年大概没什么时间写同人了
不过会随机掉落更新

【Maxwil】雪盲症

*ooc

*联机背景设定

*这回真的是糖

 

 

 

 

 

 

 

冬季,第二十六天,清晨。

 

下了三天三夜的大雪终于停了,麦斯威尔从简易的帐篷中起身,昨夜的积雪随着他掀开帐篷布的动作纷纷抖落。

 

“早上好,我的朋友。”他愉快地和蹲坐在篝火旁边烤胡萝卜的小科学家打了一声招呼。

 

“我们不是朋友。”小科学家无精打采地回应着,这是守着篝火一夜未眠的后遗症。他把一团牛毛扔进了快要熄灭的火坑里,冻得发蓝的圆形暖石又重新泛起了温暖的黄色。“顺带一提,我们的冰箱里没有食物了。”

 

“猪人房子那边应该还有些浆果没摘。”

 

“没有了,前几天我就已经把它们采光了,还有好几串浆果进了火鸡的肚子里。”

 

麦斯威尔打开了冰箱,里面只有冰块和几个干瘪的种子。他把种子放进嘴里嚼了嚼,苦涩的味道让他皱起了眉:“让火鸡抢走吃的就是你的不对了,希伯里。”

 

“我可没办法同时应对几只往不同方向跑的火鸡。”威尔逊干巴巴地说,并揉了揉眼打了一个哈欠。他与麦斯威尔达成了暂时的友好协议,威尔逊保证他能控制住自己不用锤子去敲麦斯威尔讨厌的香蕉脸,而老魔术师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再用暗影魔法来捉弄小科学家,两人在度过一个秋季之后还能奇迹般地和平共处,这大概是威尔逊进入新世界以来遇到过的最诡异的事情之一。

 

烤胡萝卜散发出了烧焦的气味。

 

“嘿,当心点,你的胡萝卜要烤焦了。”

 

麦斯威尔趁着威尔逊愣神的功夫抢走了烤胡萝卜,他把冒着热气的胡萝卜往嘴里一塞,被烫得龇牙咧嘴。

 

小科学家对麦斯威尔抢走食物的反应只是撇了撇嘴。刚睡醒的人总是饥肠辘辘。他走到制图桌前摊开地图,清了清嗓子说:“我把你的地图复制到了我的羊皮纸上,这样看来咱们走过的地方还不少。我想那一片青草地应该还剩下很多浆果,沿途可以打打蜘蛛,如果幸运的话说不定还能偷一些高鸟蛋。”

 

他捏着乌鸦羽毛制成的炭笔,在图上标出了一条路线。麦斯威尔支着下巴思考了一小会儿,而后拿过笔,又往森林的位置加上了一个箭头。

 

“我们需要活木来制作暗影操纵者。”他不等小科学家发问就给出了答案。

 

“好吧。”

 

“打起精神来,伙计。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们在黄昏之前就能返程。”

 

“我只是感觉有些不太好,尤其是在你昨晚霸占了唯一的帐篷之后。”小科学家抱怨着:“为什么‘尊敬的国王’会需要破旧的帐篷来恢复理智呢?”

 

“因为我们达成了协议,不是吗?”麦斯威尔得意地扬起了眉毛。“今晚帐篷的使用权就归你了,我们每人轮流使用一个晚上,这很公平,我的朋友。”

 

“我们不是朋友。我们需要彼此是因为要相互利用对方,不是吗?”

 

“啊哈,你说的没错,很高兴你那不开窍的小脑袋终于认识到了这一点。现在,拿起你的背包和暖石,胡萝卜和种子不是能填饱肚子的东西,我可不想在路上浪费太多时间。”

 

 

 

他们一前一后,走过被积雪覆盖的平原,橙色的切斯特一蹦一蹦地跟在后面。光秃秃的草簇还没有发芽,成群的皮弗娄牛在草原上慢悠悠地闲逛,白色的兔子警觉地竖起了前身,在察觉到人类靠近之后一溜烟跑回了洞里。

 

“它看起来很好吃。不过幸好我们还得赶路,否则那只兔子绝对活不过明天。”麦斯威尔轻笑着说。

 

“自大狂。”威尔逊在他身后做了一个鬼脸。

 

他们走了几个小时,天空是罕见的碧蓝色,白雪在太阳的照射下愈发地晶莹剔透,宛如行走在一面巨大的盐湖之上。老魔术师手持着金黄色的手杖走得飞快,威尔逊不得不偶尔小跑一阵子才能追上他,铲子、暖石还有别的小玩意儿在背包里相互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说起来,那根漂亮的海象牙还是威尔逊挨了几下吹箭才换回来的,然后躺在帐篷里什么也没干的老魔术师就顺理成章地把它拿走,并制成了自己的手杖——还有他的魔术礼帽,当威尔逊往手臂上涂抹药膏时,麦斯威尔就戴着那顶高礼帽在他眼前得意洋洋地晃来晃去;类似的东西还有牛角帽、烤象鼻……不管怎么想,威尔逊总觉得自己是被过分利用的那一方,他可以对任何人都宽容,但在涉及到麦斯威尔的问题上,威尔逊认为自己怎么刻薄都不为过。

 

然而善良的小科学家丝毫没有意识到,他所做过的最刻薄的事情,也只不过是在麦斯威尔的雕像面前嘲讽他的审美有多愚蠢。

 

 

 

在冬日,晴朗的天气是极为少见的,目所及处皆是白花花的一片,未融化的积雪被踩在脚下发出松软的声音。威尔逊揉了揉眼睛,他感觉眼睛有些酸痛发胀,于是就把自己看不清东西的症状归结于昨晚没能好好休息造成的影响。他们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在路上,麦斯威尔又开始发表他傲慢的、令人生厌的演讲,但威尔逊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他努力睁开刺痛的双眼,却发现蓝天与白雪的界限变得模糊起来。

 

“……要我说,在所有菜谱里波兰水饺(Pierogi)才是一流的选择……”

 

突然一切都亮得可怕,颜色诡异的光线淹没了威尔逊视野中的一切,包括矿区边缘的灰色石头、远处光秃秃的橡树还有前边喋喋不休的麦斯威尔。

 

“……因为那是我创造的……”

 

“麦斯威尔!”

 

“希伯里,别老是为了一只冬雀或是别的什么愚蠢玩意儿打断我说话。”

 

“你在哪儿?麦斯威尔……我看不见你了!”

 

麦斯威尔不耐烦地转过身,却看到小科学家捂着眼睛跪倒在地上,他吓了一跳,三步并作两步跑回去扶起惊慌失措的威尔逊,后者紧闭着双眼,右手在空中胡乱地摸索,直至攥住了麦斯威尔的衣领。

 

“冷静一点,希伯里,”麦斯威尔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小科学家的手从他的衣领上掰开。“我就在你旁边,你能睁开眼睛吗?”

 

“我感觉眼睛里有刺,周围都是奇怪的白色反光,什么也看不到……”他微微抬起了被揉得通红的眼皮,生理泪水从指缝间溢出,随后又疼得瑟缩了一下,重新闭紧了双眼蜷在雪地上。

 

麦斯威尔觉得眼前的情况变得有些棘手。

 

 

 

冬季,第二十六天,夜晚。

 

“我们的计划全被你打乱了。”魔术师在临时搭建的篝火旁烦躁地踱来踱去。

 

威尔逊抱着膝盖一言不发。视网膜上还带着灼烧一样的刺痛感,但蛛网制成的丝绸布条暂时遮挡住了一切刺眼的光线,他希望雪盲症造成的失明只是暂时的。在最初的慌乱过后,小科学家很快就冷静下来。黑暗过滤了所有视觉上的干扰,反而更有利于思考。

 

他突然想起来,这并不是第一次发生这种情况——在很久以前的某个冬天,他也是在白茫茫的雪地上突然失明,蜂拥而至的野狗很快就撕碎了他的身体,临死前似乎还听到了某个恶魔的嗤笑。

 

而那个恶魔,此时此刻正把烤熟的多汁浆果往嘴边送:“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们应该已经吃上热腾腾的肉丸子了,而不是被留在遥远的草原上,还要随时提防着海象是否会突然出现。”

 

“我并不希望变成这样子,如果你觉得是我拖了后腿的话,你大可以自己研究地图走回去。”威尔逊对麦斯威尔抱怨的态度有些恼火,事实上,他已经憋了满腹的怨气。“现在,我什么活儿也干不了,甚至连自己生火烤熟浆果都做不到,你可以利用我的时间结束了,麦斯威尔,你最好把我扔在这里,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对了,牛帽和暖石已经损耗了一半,你应该连缝纫针怎么使用都不知道吧?”

 

“‘尊敬的国王’,如果不是因为我,你早就死于小狗的围攻、海象的吹箭和冬季的大雪了。” 一阵寒风刮过平原,威尔逊尽量抑制住自己情绪的起伏,可是做得不够成功。

 

“明明什么都不会做还能站在这里夸夸其谈,可真有你的风格,麦斯威尔。”

 

“闭嘴,希伯里。”

 

他看不到麦斯威尔脸上的表情,但他可以想象得出对方气急败坏的样子。

 

然后,皮革包裹的手捂住了他的嘴巴,他被突如其来的力量压到了地上。威尔逊往前胡乱挥了一拳,他应该是打中了麦斯威尔,因为对方捂着他的手立即就松开了。小科学家用胳膊支起身体,半躺在雪地上大口喘着气,角膜与眼睑像是被火焰炙烤过后一样疼痛。切斯特被两人争吵的声音吵醒,蹦跳着跑到威尔逊的手边,他察觉到了切斯特的存在,循着声音摸索到了毛茸茸的脑袋。

 

“好孩子,切斯特。”他揉着切斯特说。

 

麦斯威尔在搓着下巴,没想到看起来瘦弱不堪的小科学家会有这么大的力气,即使是在明显处于弱势的情况下,那位瘦小的科学家在气势上也毫不让步。

 

威尔逊没有与麦斯威尔继续纠缠下去的打算,他在毛茸茸的箱子里摸索,很快,戴着露指黑色手套的手就碰到了一件长筒型的东西。在认真确认这是夜间休憩所需要的草席之后,他才谨慎地把席子铺到地上。

 

当他费力地用毯子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时候,从未熄灭的火堆旁边传来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他感觉到麦斯威尔捡起了暖石,皮鞋厚实的脚步声在他附近绕了几圈,然后渐渐远去,消失在黑暗中。

 

“管他呢,让那个自视高人一等的家伙见鬼去吧。”威尔逊对自己说。

 

 

 

冬季,第二十七天,清晨。

 

威尔逊慢吞吞地从毯子中起身,下意识地揉了揉眼睛,却触碰到了光滑的丝绸下红肿的眼睑。他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才意识到自己依然处于失明状态。草席的效果远远比不上温暖舒适的帐篷,威尔逊在冰凉且坚硬的地板上度过了半睡半醒的一宿,然后被聒噪的冬雀叫醒。

 

清晨冰冷的阳光依然刺得他睁不开眼睛,更别说看清周围的一切了,于是他伸手往身旁摸索,只抓到了一团灰烬。

 

“麦斯威尔?”他试探性地喊了一声,没有人回应。

 

好吧,看来麦斯威尔是真的离开了。威尔逊心想,却高兴不起来。他掏出了口袋里的眼骨,绞尽脑汁回忆着陆地的轮廓,切斯特安静地依偎着他的脚踝。

 

“切斯特,我们可能要晚一点才能到家了。”他拍了拍切斯特圆滚滚的脑袋。

 

在分不清东南西北的情况下,小科学家决定先找到陆地的边缘再确认自己的方位,但是陆地的边缘又应该往哪里走呢?他叹了一口气。

 

他站起身子伸直了双臂,小心翼翼地往前迈了一步,踩倒了柔软的干草簇;他又凭着感觉往前走了几米,指尖略过被采摘一空的浆果丛;在踏上池塘光滑的冰面时,小科学家脚下一滑,幸好旁边有一棵树,他抓住了树干才没有险些摔倒。

 

“树干”发出了一声咳嗽。

 

威尔逊抓着“树干”的手像触电一样猛地收回,他吓了一大跳并失去了站立的平衡,麦斯威尔眼疾手快地拉住了他。

 

“早上好,希伯里。”魔术师强忍着笑意,拍了拍惊魂未定的小科学家。

 

“麦斯威尔!”威尔逊四处张望,试图找出声音的来源。

 

“我在这里。”麦斯威尔抓起小科学家冰凉的右手,用傲慢的腔调一字一句说道:“你已经失去了利用的价值,威尔逊。但是,作为你之前被我利用的回报,从现在开始,你可以好好地利用我了。”

 

 

 

 

 

 

 

 

 

 

 

 

————————————

还有一个小彩蛋↓

————————————

 

在途中烤火取暖时。

 

“麦斯威尔,你没必要这样吓我。”他半真半假地咕哝着。

 

“啊哈,在这枯燥无味的生活中一些小乐子还是很有必要的。”他上下打量着眼睛上还蒙着临时绷带的威尔逊,趁其不备摘下了对方头顶脏兮兮的旧冬帽。

 

“嘿!”

 

随后,麦斯威尔把一顶崭新的、红绿相间的贝雷帽扣到了威尔逊凌乱的头发上。“苏格兰制造,”他得意地说道:“比那款式落后的旧帽子好看多了——虽然你现在还看不到,不过等回到营地之后我想我有方法治好你的眼睛。‘没有十个波兰水饺治不好的病,如果有,那就再来十个。’”

 

威尔逊有些不知所措,他蹙起了眉头:“你居然学会打海象了?”

 

老魔术师轻咳了一声,暗自庆幸着小科学家看不到他的表情,但语气已经暴露了他的窘迫:“是的……没错,嗯……在你昨晚睡着之后我就稍微尝试了你打败海象的方法。还有,等回去之后可以告诉我怎么搞到蜘蛛网吗?”

 

 

 

 

 

 

 

 

 

 

[注]雪盲症:雪盲症是一种由于眼睛视网膜受到强光刺激引起暂时性失明的一种症状。雪地对日光的反射率极高,可达到将近95%,一般休息数天后,视力会自已恢复。得过雪盲的人,不注意会再次得雪盲。再次雪盲症状会更严重。(来自百度百科)

 

【碎碎念】又周更了,这篇稍微有点长,总算是没拖过周日!《雪盲症》其实是《炼金机器与暗影操纵者》的番外,不过这两篇分开阅读并没有什么影响,都是联机的日常糖。至于《炼金与暗影》里为什么老麦会打出十个齿轮,在《雪盲症》里却不会打简单的蜘蛛和海象,原因在文中没有提及,于是在这里补充说明一下,前期老麦把噩梦燃料都做成了打手来帮忙打架,在联机剧情里他看起来也是个不太会生存的人,亲自上阵打怪什么的都是不存在的2333
最近又把老麦的台词翻了一遍,这人性格也太糟糕了吧!只有好脾气的威才能和他好好相处了!

 

评论(7)
热度(59)

© 菌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