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wil】【短篇】Please don't die

*不可避免的ooc

*短小无比,放飞自我

*大概是魔法世界的设定

写给连号的粮 

 

 

 

 

 

 

 

 

 

“我想和你聊一聊威尔逊。”一名男子突然打开房门,他身材高挑,五官深邃,自作主张地坐到了阁楼中央的扶手沙发上。

 

面前的人似曾相识,你开始在脑海中检索他的信息。

 

他叫麦斯威尔,在公众视野内消失了几年的大魔法师。坊间一直有传言,有的说他已经死了,还有的说他在躲避仇家。不能再往下想了,你张了张嘴,想要问威尔逊是谁,却发现思维在脑海中破碎成零零落落的泡沫,是飘忽不定抓不到的丝线,没有答案。

 

“从哪里开始呢?就从他成为我助手开始吧。”麦斯威尔无视了因头疼而微微皱着眉头的你,他自顾自倒了一杯红茶,然后开始讲起了故事:

 

 

 

查理终于受不了我的专横,果断辞职了,负责喂养切斯特的威尔逊自告奋勇地说要当我的新助手。这怎么可能呢?那副弱不禁风的小身板,怕是连施放一次冰魔法的能力都不够,于是我指着恶魔之门说,你要是能在那里撑过冬天再回来,我就让你当我的助手。

 

结果出乎我的意料,他不仅完好无损地回来了,后边还牵着一头不小的冬鹿,把半个街区弄得一团糟。

 

我必须承认,他在魔法上有极高的天赋,而且还有着惊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有些事情我办不到的,他却能做得到,这一点让我嫉妒至极。他的想法我永远也参不透。没有哪个助手能在我的百般刁难之下还能待上一个月,威尔逊却坚持了一年多。

 

【没有什么是比钻研新知识更有趣的了。】他说。

 

【嗯,那就给我弄来一百个噩梦燃料。】其实制作影灯根本不需要这么多燃料,我只是想刁难他而已。

 

【遵命,先生。】他快乐地回答,眼睛闪闪发亮。【如果还有比研究新东西更有趣的事情的话,那就是和你在一起。】

 

我愣住了,接下来他的举动更出乎我的意料,他走上前,踮起脚抱住了我。

 

我回吻了他,他的身子比想象中的更柔软一些。

 

祖上流传下来的唯一红宝石项链不仅仅是一件装饰,它还是一个护符,在必要的时候会护人性命。当然,在大多数情况下它只是一条项链而已。我把它作为信物送给了威尔逊。

 

我们在一个偏远的教堂秘密举行了婚礼,他穿西装的样子俊得可爱,红玫瑰与葡萄酒真是绝配。

 

我没料到护符这么快就能派上用场。在这大半生中我树敌众多,也从来没想过他们真的有胆子找上门来。威尔逊虽然在某些方面很聪明,但是在性格上单纯得几近于愚蠢,当几道致命的撕裂咒语袭来之时,他冲在了我的前面。

 

血流得到处都是,他的衣服被染得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伤口与伤口触目惊心地横亘在躯体上。我小心翼翼地抱起他,他垂着头,就像一只断了线的、残破的木偶一样毫无生气。

 

 

 

 

 

“谢天谢地,护符生效了,他还活着,和我在一起。”麦斯威尔突然笑了,他直勾勾地盯着你,似乎在研究你脸上的表情。

 

不对,有些地方不太对。你头疼得要炸裂,低下头看到了熟悉的红色马甲和白衬衫。

 

“根本就没有什么婚礼,没有什么护符,除了最后的死亡,”你脱口而出,声带像是久未启用似的沙哑:“当他试着抱住你的时候,你的第一反应是推开他,而不是什么小说情节中……浪漫的亲吻。”

 

“你一直躲着他,觉得自己配不上这份感情。但他是真的、真的很喜欢你,甚至愿意为你挡下致命伤。”你突然发现自己脸上都是泪水。

 

麦斯威尔的表情忽然变得十分可怕,他大步向前,一把掐住了你的脖子,咆哮着说:“不可能,我复制了他的身体……他的记忆……你就是他,这不可能会出错……”

 

“我不是他……”你艰难地呼吸着。“我只是一个可悲的复制品,威尔逊的存在独一无二、无人能替。你应该也很清楚…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不会再回来了……”

 

过了一会儿,钳制着脖子的双手忽然有所放松。你吃力地睁开眼,看到魔法师的脸上写满了懊悔。

 

“对不起。”他喃喃着:“我只是……不想让他离开……”

 

“可以在最后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请求吗?学着他,再喊一遍我的名字。”他恳求道。

 

“Maxy.”你微笑着点了点头,躯体在空气中土崩瓦解。

 

“Thanks,Wilson.”

 

 

 

 

 

 

 

 

 

 

 

 

 

 

 

 ——————————————

写完的时候回头一看,发现事情的发展已经大大超出了最初的预料

说好的小甜饼呢???

 

评论(10)
热度(45)

© 菌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