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们看我的文
(Gorge真好玩我要肝暴)

【Don’t starve】【Maxwil】炼金机器与暗影操纵者(3)


*联机背景设定

*不可避免的OOC

*私设注意


前文请戳这里:(1)(2)

(我怎么拖了这么久啊……隔了好久终于填完这个坑了……)

 

 

概要:他们又和好了。

 

 

 

 

 

冬季,第三十三天,夜晚

 

只要是上过自然科学课的学生或是稍微有一些生活常识的人都会知道,冬季的夜晚要比其他季节要长,即使是在充斥着魔法的饥荒大陆上,这一条自然规律也同样适用。而此时此刻,我们伟大的科学家——威尔逊·P·希伯里正在这样的冬夜里踏着积雪狂奔。就在几秒钟之前,他刚刚侥幸躲过了一次冰棱的袭击,但寒冰尖锐的边缘还是划破了他的外套。雪还在下,他的耳朵里灌满了呼啸的风声和怪物的嘶吼,黑夜与白雪的界限愈发地模糊不清。

 

威尔逊发现自己走错路的时候为时已晚,他本想带着鹿角怪来到附近的空地速战速决,但小科学家脑子里都是方才与老魔术师的争吵,一时的分神使得他错过了一个岔路口,误打误撞地闯入了森林蜘蛛的地盘。

 

蜘蛛们对于闯入者并不客气,一只黄黑相间的战士亮出獠牙咬伤了他的脚踝,大地在震动。还有比被蜘蛛和巨鹿包围更让人绝望的事情吗?威尔逊心中暗想。

 

他很快就发现这个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蜘蛛巢在蠕动,这是不详的预兆。一阵轻微且无法让人忽视的破裂声之后,小科学家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发生了。巢穴纷纷抽出丑陋的节肢,蜘蛛们在兴奋地摩擦前肢,蛛后破巢孵化了。

 

“好吧,冷静下来,冷静,威尔逊,你陷入过的最糟糕的境地比这鬼地方还要差劲上一百万倍。” 威尔逊踢开了一只想要爬上小腿的黑毛蜘蛛,自言自语道。他不由自主捏紧了背包的肩带,趁着攻击的间隙擦亮了一根新的火把,祈祷着巨鹿能和蜘蛛们打上一架。 

 

巨鹿踩倒了威尔逊身后的常青树,似乎没有与蜘蛛打架的念头。他飞速地思考着脱身的方法。首先,得先远离这一群疯狂的蜘蛛,其次,得解决掉身后的大家伙。他沿着陆地的边缘不停地往前跑,将行动缓慢的蜘蛛女王甩在身后,而由冬季魔法铸成的巨兽似乎吃准了小科学家这一目标,紧咬着他不放。一群企鹅呼啦啦从他眼前飞跃而过,水花四溅,冰冷的海水湿漉漉地黏在外套上,将暖石残存的温度吸收殆尽。

 

如果麦克斯韦在就好了。也许他可以变出一个分身将大家伙引开什么的。他的脑海里突然蹦出了一个念头,但很快就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不,不,绝不可能。只要是麦克斯韦在,准没有好事情发生。”

 

威尔逊摇了摇脑袋,再一次把魔术师欠揍的微笑从脑子里赶了出去,他踉跄着在树林中相对稀疏的地方生了一团小小的火堆。不断震动的地面晃得他脑仁发疼。现在,视野中只剩下冻得全身发抖的小科学家、愤怒的巨鹿和微弱的火堆。

 

“好吧,说真的,情况还不算太糟,我真的很高兴自己在背包里留了一些吃的。”他一边费力地躲开巨鹿的攻击,一边翻找着肉干,却在包里摸索到一个棱角分明的、沉甸甸的东西。

 

“这是什么?”他索性把背包里的东西全都抖落在了地上。

 

一把影刃掉了出来,小科学家一眼就认出了这正是麦克斯韦常用的那柄武器,与此同时,一本厚重的书落到了影刃旁,差点砸到他的鞋子上,黑色封底上书写着华丽的红色烫金字——“M”。

 

“麦克斯韦……这魔术戏法一点也不好笑!”

 

威尔逊拾起了影刃,觉得眼下的情况糟到了极点。

 

 

 

 

 

 

与此同时。

 

麦克斯韦奋力地将鞋子从黏稠的蛛网液中拔了出来,紧接着挥舞长矛打退了一只黑毛蜘蛛的进攻,蜘蛛们愤怒了。

 

敌方的数量还在源源不断地增加。他简单地包扎了一下伤口,并尽可能地远离黑压压的蜘蛛群。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找到那个固执得可笑、但又执拗得可爱的小科学家。

 

地上躺着七歪八扭的常青树,看上去不久前有巨兽刚从这里经过。

 

麦克斯韦捏紧了手中的武器:“希伯里,你惹上大麻烦了。”

 

 

 

 

 

当这位名为希伯里的科学家告诫自己要集中精力应付眼前的大家伙时,他却不合时宜地想起了遗留在实验室中的粒子加速器。他已经造出了一个简陋的克鲁斯电极管,只需要足够的能量便可以启动它。

 

能量!他盼望着一场雷电交加的大雨和那么一点点运气,隐藏在云层中的数亿电荷也许可以为他改造过的避雷针储能,就像当年富兰克林在风筝上拴铜钥匙那样。但他需要多少电荷才能使电子加速到电极管的另一端呢?也许他应该写信向卡文迪许实验室的教授询问一下?

 

冰棱毫不留情地刺穿了他的护甲,将他从妙不可言的克鲁斯电极管中狠狠地甩到冰凉的雪地上。

 

“啊哈,完美的H2O结晶。”他对着冰棱嘲讽道。

 

威尔逊将影刃插入地面试图撑起身子,一道暗红的血液顺着绳子与木头纠结而成的碎片滴落,渗入雪中,染出了一小片淡淡的粉色。

 

四周充斥着怪物的窃语,森林比以往更狰狞。他从眼角瞥到树林间有一道黑影一蹿而过,却失望地发现这只不过是他发疯的征兆。

 

半透明的影怪朝着威尔逊咧了咧牙,消失了,而窸窸窣窣的窃语并没有减轻,火光渐渐微弱,黑暗缩小了它的包围圈。他的脑袋很沉很沉,肩膀似乎抬不起来,受伤的腿有些不听使唤。暗夜模糊了巨型鹿角怪的轮廓,只能隐约看到巨兽再一次举起了利爪。

 

太近了,根本躲不开。他硬着头皮往前跨了一大步,把影刃深深插入了巨兽的身躯,而它尖锐的冰击破了最后的护甲,连同木头碎屑一齐扎入了人类柔软的腹部,威尔逊跪在了地上,与此同时鹿角怪轰然倒地,巨大的声音震落了常青树上积压了一季度的雪,掉落的惨白眼球凝视着斑斑血迹颤抖了一下,最终不动了。

 

伺机许久的影怪们争先恐后现身。它们在威尔逊的身边周旋,静候他的理智降到临界点。他浑身是伤,鲜红色的液体涌出的速度太快,来不及渗入雪中,血液积聚在雪堆表面,很快就被低温所凝固。

 

太冷了。黑夜模糊了视野,只能依稀看到火焰在寒风中微弱地跳动,他用尽全力挪到快要燃尽的木柴旁边——这使得伤口血流不止,但他似乎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或许严寒的环境下麻木了人类的痛觉神经,这点一定要写在观察日记上。威尔逊眼睁睁看着篝火一点一点地暗淡下去,雪花飘落在他的肩上。携带的干草与木头在制作护甲的时候被消耗得一根不剩,事实上,他连给火堆添加燃料的力气都没有,更遑论去驱逐黑暗中探出的偷火者。

 

他疲倦地闭上了眼睛。火堆很快就熄灭了,寒冷刺入骨髓,空气里泛起了玫瑰的芬芳,还夹杂着熟悉的死亡气息。他能感受到查理就站在身后审视,暗影们在她的脚下蛰伏盘桓,发出或低沉或刺耳的嘶吼。

 

“很高兴再次见到你,威尔逊·P·希伯里先生。”慵懒的声音带着一丝玩味。

 

我可不想再次见到你。小科学家在心里嘀咕着,意识变得模糊。此时此刻他居然有点怀念那个老家伙了。

 

威尔逊就这样陷在雪中一动不动,很快便没了知觉。

 

查理召唤出带刺的玫瑰藤蔓,即将割开濒死者的喉咙,这时她却看到黑暗中有一团火光朝这里逼近。

 

“啧,还不是时候。”前任国王助手懒洋洋的声线突然变得烦躁不安。她倏地消失了,似未曾来过。

 

 

 

 

 

 

 

“亲爱的,你在写什么?”薇克巴顿摘下了眼镜擦了擦,又戴回鼻梁上。这是她的标志动作。

 

威尔逊埋头于研究设计图,他翻开了一本书,在空白处迅速地记下几个公式:“传送之门。如果我成功的话,这将是本世纪最伟大的发现!”羽毛笔在羊皮纸上发出悦耳的刷刷声,午后阳光穿过玻璃映射在图书馆的书架上。

 

“不错的设计,不过这其中的原理……”

 

“很疯狂、不可理喻,我知道。但这是真的!我做了无数实验,为了验证它的合理性。难以想象这东西真的有可能存在!”科学家的大脑在疯狂地运行,他太过于激动,以至于有些语无伦次。

 

突然窗外刮起了大风,暗红色的天鹅绒帘子被吹得高高扬起,羊皮纸呼啦呼啦四处乱飞。“我的蓝图!”他惊呼。图纸混杂在羊皮纸当中越飞越远,他却怎么也够不到。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出现在视野内,他背对着威尔逊,抬起右手勾了勾手指,蓝图便悠悠扬扬地落到了他的手中。

 

“老混账麦克斯韦!快还给我!”威尔逊气急败坏地大声喊。书架与图书馆的墙壁一齐消失了,不远处的男人看着图纸若有所思。男人转过身,威尔逊看清了他的面容,不是麦克斯韦,面前身着黑色西装的人正是他自己。

 

小科学家倒吸了一口凉气。你是谁?他大声地质问对方,但喉咙干涩得发不出一丝声音,男人一步步向他逼近。威尔逊下意识地想要后退远离这里,身体却动弹不得,他环望四周,惊恐地发现自己正躺在医学院的解剖台上,看不清面孔的人在周围窃窃私语。

 

“……初步诊断……患者……撕裂……”

 

人群中走出一个身着白色实验服的身影,手持着一瓶巨大的化学药剂,他弯腰捏住了威尔逊的下巴,这时威尔逊才发觉这位脸上写满疯狂的医生也有着和他一样的面容。救救我。躺在解剖台上的他无声地呐喊,冰凉的药剂瓶口靠近了嘴边。

 

“总是要到最后才想起求救吗?”坐在右边的蓝色雪精灵一脸愁容。

 

他来不及思考就被灌了一口药剂;别再来了,求求你。话未出口,对方又不由分说地往他嘴里塞了一大块东西,他被呛住了,剧烈的咳嗽使得威尔逊的大脑开始缺氧。就这样,他在窒息与咳嗽声中从层层梦境里惊醒。

 

 

 

 

 

 

晚冬,第三十四天,清晨 


威尔逊费力地将食物咽了下去,睁开眼,发现已经是清晨,而自己的额头正抵在麦克斯韦的领口,熟悉的细条纹西服似乎还带着松木的芬芳。

 

“我一定还是在梦里。”他喃喃着并试图抬起手臂推开对方,却感到肩膀传来尖锐的疼痛。

 

“别乱动。”宽大的手掌按住了威尔逊的后背,麦克斯韦回答:“除非你想带着这木头碎屑过一辈子。”

 

“听起来很糟糕……”他喘着气说道,太阳穴还在隐隐作痛。

 

“你是怎么搞的?全身都是伤。”麦克斯韦拔出了带血的木屑,威尔逊吃痛地闷哼一声,并没有回答。熊熊燃烧的篝火噼啪作响,点点火星不停地往上飘,烤得小科学家的背后有些发烫。他低头摸了摸腹部,触碰到的是柔软的纱布和黏糊糊的腺体汁液,这时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上半身的衣服已经在昨晚的搏斗中连同护甲化成了碎片;他又越过对方的肩往外张望,雪停了,一只冬雀正在雪地里觅食。麦克斯韦在确认受伤的肩膀没有木屑残留之后,将蜂蜜药膏敷在了伤口处,整个包扎过程中两人都没有再说一句话,只是在看到地上残留的血迹时,麦克斯韦又蹙起了眉头。

 

威尔逊吸了吸鼻子,打了一个喷嚏,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很快又重心不稳摔在了地上。在一旁收拾东西的魔术师听到了动静,从雪地里揪出了小科学家。“抱、抱歉——哈啾!”他又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哇哦。小心点,别把病菌传染给我了。”麦克斯韦脱下了外套,把暖石塞到了口袋里。他看着不停地吸着鼻子的威尔逊,说:“希伯里,你欠我一个‘谢谢’,而不是道歉。”

 

该道歉的人是我。他没有说出最后这句话,而是把外套扔到了对方头上。

 

“好吧……”小科学家裹紧了外套,他转过身故意不让麦克斯韦看到他的表情,因为他的脸一定和兜里的暖石一样热得发烫:“谢谢,麦克斯韦。但是,我说道歉是因为你之前表现得像一个人渣,而我没能管住自己的手给你的鼻梁来了一拳,”他的语速很快,麦克斯韦似笑非笑地听着。

 

“打人不是绅士的行为。”他笃定地补充道。

 

“不用谢。”魔术师愉快地打了个响指,忠实的暗影仆从恭恭敬敬地出现在身后,一把捞起了威尔逊。

 

“嘿!这和之前说好的不一样!香蕉脸——”小科学家发出了不满的抗议,却被塞了一嘴的太妃糖,甜得发腻的糖果黏住了他的牙齿,一时间只能听到含混不清的咒骂声。

 

“再胡言乱语的话今晚的帐篷就别想用了,草叉头。”

 

呸,这可耻的手段,你想让我得蛀牙吗?威尔逊气鼓鼓地嚼着太妃糖,隔着大衣暗暗向走在前头的麦克斯韦比了一个粗鲁的手势。

 

小科学家把自己埋在雪茄味的外套里。还有很多很多事情要去做,他想。比如处理家里莫名其妙多出来的蜘蛛巢,开垦农场,修建避雷针;也许还会下洞探险,威尔逊一直觉得阴森的洞穴不是个好去处,但麦克斯韦对此兴致盎然;也许还会往麦克斯韦的高礼帽里塞几只活蹦乱跳的兔子,鼹鼠也可以。

 

想到麦克斯韦抓兔子手足无措的模样,他忍不住笑出了声。走在前面的人察觉到动静停下了脚步,小科学家赶紧闭上眼睛装睡。他抱紧暖石一动不动,麦克斯韦在向他走来。

 

威尔逊听到了均匀的呼吸声,还有沉稳的心跳在靠近。他想干什么?小科学家在胡思乱想,手心紧张得冒出了汗。

 

——一个轻轻的吻落在了额头,他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全然忘记自己还在装睡,脑海中胡乱的猜测变成了现实。

 

“走吧。还有好多活儿等着去完成。”麦克斯韦轻咳了一声,仿佛刚才发生的不过是一件与道早安一样平常的事情。

 

“嗯,我想念我的农场了。”威尔逊轻声说。

 

“我也是。”麦克斯韦回答道。














——————————————

【碎碎念】

11月份的时候出了熔炉;

12月和1月忙着考试;

2月过得太快持续性失忆……于是就拖了好久,断断续续地写,总算是填了坑。写的时候就特别佩服写文又快又好的太太……


还有欠下的两篇番外,flag乱插的后果

当然写完番外也不过是时间问题啦(steam!启动!)

评论(8)
热度(40)

© 菌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