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们看我的文
(Gorge真好玩我要肝暴)

【Don’t starve】【Maxwil】炼金机器与暗影操纵者(2)


 

*联机背景设定

*不可避免的OOC

*私设注意

 

 

前文这里:http://redix.lofter.com/post/1d95a501_112d702b

概要:他们又吵起来了。

 

 

 

 

 

 

 

晚秋,第十九天。

 

威尔逊似乎已经放弃与麦克斯韦争论前任国王是不是恶魔这种老掉牙的问题,因为每次争吵的结果都以麦克斯韦笑眯眯地问小科学家要不要再来一勺浆果酱而终。

 

他的脸皮比嘴唇还要厚。小科学家暗暗地想。

 

于是在秋天接下来的日子里,威尔逊把注意力都转移到了入冬准备上,当麦克斯韦询问他有没有多余的蜂刺时,他甚至心平气和地将包里所有黑色的蜂针都递给了对方。直到第十九天黄昏降临时,他们的营地已初具规模。

 

威尔逊小心地计算着灭火器的覆盖范围,在农场边缘栽下了最后一棵浆果苗,他长舒了一口气,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作品。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一阵愉悦的口哨声。

 

“来自查理的礼物。”麦克斯韦简扼地说明道,他手捧着一个红色的礼盒,上面缠绕的黑手正在以一种诡异的方式撕开包装。“白色塑料手套,没什么用。伙计,来看看你收到了什么?”

 

威尔逊走近炼金机器,口哨声愈发欢快,另一个崭新的红色礼盒凭空出现在他的面前,黑影很快地拆开盒子,看到盒子里装的东西之后,小科学家僵在了原地,双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染上了绯红。

 

虽然小科学家以最快的速度将收到的东西塞进了箱子深处,但狡黠的魔术师还是越过肩头看清了威尔逊的礼物——一条粉色的短裙。

 

“伙计,我敢打赌你穿上那个一定很好看。”魔术师拼命忍着笑,假心假意地给出了建议:“如果再配上一顶花环就再好不过了。”

 

小科学连耳朵尖都烧得通红,他僵硬地转过身,将微微颤抖的后背留给了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笑声的魔术师。他又气又恼地走回了农场,几秒钟之后,一团新鲜的粉色粘液糊在了魔术师考究的西装外套上。

 

 

 

 

冬季,第二十二天,夜晚

 

麦克斯韦铁青着脸将一条墨绿色的格纹小裙子扔进了熊熊燃烧的石头篝火中央,在篝火的对面,小科学家捂着肚皮大笑不止。

 

“你知道吗?这颜色和你的领结很般配!我要把中午吃的波兰水饺笑出来了,这是我来到这里遇到过的最开心的事情了。”威尔逊趴在地上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麦克斯韦阴沉着脸从篝火旁站起身,黑色的皮鞋在小科学家面前停下:“亲爱的希伯里先生,我想,你应该不希望看到你裹着那条滑稽的粉色短裙,与发情的皮弗娄牛群共舞这种事情发生吧?”

 

魔术师深色的眼眸里闪烁着威胁的意味。考虑到之前麦克斯韦各种疯狂的举止,这种事情说不定他真的会干出来。

 

小科学家识趣地止住了笑声。

 

 

 

 

冬季,第三十三天,清晨

 

转眼之间,冬季很快就要结束了。

 

威尔逊又来到了蜘蛛森林,白色的蜘蛛巢穴密密麻麻地分布在森林入口,全都长到了吓人的高度,他小心地绕过黏糊糊的蛛网,避免惊扰到蜘蛛们。天下着雪,今天可不是打蛛网的好日子,万一惊动出某只带着巨大肚皮的蛛形纲物种……

 

不,看这巢穴的数量可不止一只。小科学家不由自主地想到一大群蛛后向自己缓缓逼近的场景,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他快步来到森林中央,检查前些日子他亲手种下的常青树林生长情况。

 

看来他错过了常青树的最佳生长期,眼前的树苗不是又歪又小,就是憔悴得宛如老人枯槁的手指。看来当巨型鹿角怪到来的时候最好还是别往这边引了。威尔逊闷闷地想着。

 

“说起巨鹿,已经第三十……三十三天了,应该不会来了吧。反正,这种情况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小科学家咬着手指甲自言自语。那是威尔逊还在独自对抗荒野的时候,在那一年的冬天,他准备了足足20个肉干和一背包的护甲,也没能等到独眼巨鹿的到来。

 

他沿着林间小路继续往森林深处走,雪下得更厚了,这使得小路愈加地难以辨认。忽然,前方的树丛传来了吱哇乱叫的声音,威尔逊停下了脚步。

 

猪人又和蜘蛛们打起来了。小科学家在内心猜测,他向前走去。“也许可以碰碰运气捡到一些怪物肉什么的。”他悄悄把牛角帽脱下,换上了猪皮帽。

 

没有猪人,只有一群蜘蛛在围着一堆小小的木头篝火转悠,还有一只全身长着黑毛,头部被蜘蛛所替代的人形生物。他,亦或是它,正蹲坐在火堆旁边,以人类的姿势烤着一块快要坏掉的紫色怪物肉。

 

人形生物发觉了威尔逊的存在,他抬起头,浑白色的、没有瞳孔的眼珠对上了小科学家呆滞的目光。

 

威尔逊张大了嘴,血液忽地凝固在了头部,他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长矛。

 

“希伯里先生!我们没想到可以在这里遇到您!”人形生物认出了威尔逊,兴奋地扑了过来,与可怖外表极不相称的是他的声音,稚嫩得就像是一个幼童。威尔逊猝不及防,被毛茸茸的小蜘蛛人抱了个满怀。

 

“韦…韦伯?”威尔逊艰难地呼吸着。小蜘蛛人不高,头部的节肢蹭到了威尔逊的肚子上。

 

“是的!希伯里先生!我们在这里待了两天,那个爱抽雪茄的麦克斯韦先生说我们可以在这里找到回家的路!”

 

 

 

 

营地。

 

冬季的黄昏格外漫长。

 

“你是说,除了我之外还有别人被你拉进了这个鬼扯的世界里?”威尔逊怒不可遏地朝魔术师大声喊叫着。

 

“是的。但是韦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这里是查理的地盘,只有查理才能将他送进来。”麦克斯韦冷静地回答。

 

“他只不过是一个可怜的孩子!麦克斯韦你个混蛋!”小科学家气得浑身发抖,却不是因为寒冷。“我上上一回见到他的时候……他病得很重……”威尔逊望向在营地一旁和切斯特玩耍的韦伯,声音逐渐低了下来:“再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他的葬礼上。灰色墓碑上摆的花束是白雏菊。”

 

麦克斯韦试图将手搭在小科学家的肩上以示安慰,却被小科学家愤怒地甩开了。

 

“别碰我!你个恶魔!”

 

麦克斯韦面露愠色:“看清楚,伙计。我救了他,你没有,你那些可怜的试剂根本不起作用,他之所以能活到现在都是因为我的魔法。”

 

“你把一个孩子活生生变成了一个蜘蛛怪物,还把他送进来一起受罪!我受够你了,麦克斯韦。”

 

前任统治者一步步逼近了愤怒的小科学家,直到距离近得能让小科学家看清他西装上的每一道细花纹和沾在上面的灰尘,麦克斯韦先是皱着眉珉紧了嘴唇,而后又换上了他一贯的冷漠面孔,威尔逊则毫不退让地用他能想象到的最蔑视的目光回敬了面前高大的男人。

 

麦克斯韦轻轻叹了一口气,他弯下身子,在小科学家耳边轻声说:“我的伟大发明家,你要知道,我可没有把活生生的孩子变成蜘蛛,在把韦伯救活之前,他就已经是一具躺在墓地里的尸体了。”

 

 

 

 

深夜。

 

威尔逊深吸一口气,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十分钟之前他刚刚给老魔术师的右脸来了一拳。他穿过大半个桦树林,跑过沉睡的猪王和一排猪人房,方尖碑下木制的地板踏上去咚咚作响。最后,他在被积雪覆盖的浆果丛旁停了下来。

 

浆果在初冬的时候就被采光了,压在白雪之下的树叶依旧碧绿,待到春天的时候它又会重新发芽,长出可口的浆果。

 

「可是死去的人不会,永远不会重生,至少是在科学定律还管用的世界里是没有死而复生这种说法的。」

 

威尔逊抱着膝盖默默地想。他曾经亲眼看到盛着韦伯的松木小棺材沉到了墓地里,然后该死的麦克斯韦和他开了一个大玩笑,把男孩的骸骨从地里刨了出来,还把头骨变成了蜘蛛,或者说是蜘蛛的一部分。但不可否认的是,当他发现韦伯还活着的时候很开心,就像是压了很久的巨石忽然炸得无影无踪。

 

他想起很多很多天前与韦伯的初次见面,那是他还居住在林中小屋的冬天,他白日出门,前往图书馆查阅科学文献,晚上又蹲在实验室里配制各种化学试剂。图书管理员薇克巴顿是个热心的女士,在她得知小科学家的住所与图书馆相距甚远之后,便向小科学家提出她可以找到一个帮忙跑腿的小帮手。于是,男孩韦伯成为了威尔逊实验室的常客。

 

韦伯很好学,他几乎把实验室里所有贴着标签的药剂名称都背了下来。能干的男孩为沉迷各种试剂的科学家捎了大半年的学术期刊,直到晚秋的某一天清晨,他再也没有按时敲响实验室的木门。

 

没人知道韦伯去了哪里。据管理员薇克巴顿的话,找到那个可怜孩子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傍晚,他正蜷缩在远离城镇几英里的农场里。埋在草垛中央的男孩早已没了呼吸,身上血迹斑斑。警察草草结了案。一个贫穷人家孩子的死亡不会在镇子上引起任何波澜。

 

雪越下越大,威尔逊手中的火光熄灭了,他愣了一下,随即才慌乱地点燃了另一根新的火把,明晃晃的火焰照亮了鹅卵石路的尽头。他漫无目的地往前走,四处爬行的蜘蛛发出了威胁的吼叫,螯肢敲击着冰冷的地面咯吱作响。

 

“这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实在是太不幸了。”薇克巴顿从金框老花镜后抬起眼睛望着威尔逊:“年轻人,韦伯的父母托我把这个东西转交给你,这是在韦伯身边发现的,我猜他离开之前是想要把它交给你。”

 

年迈的图书管理员将一组奇怪的齿轮推到科学家面前。威尔逊之前从未见过这种型号的机械部件,直到进入这个世界,他才意识到韦伯的齿轮与发条怪身上的齿轮有奇妙的相似之处。

 

那么问题又回到了前任国王身上。威尔逊十分后悔刚才为什么没有对着他的鼻梁多打上一拳,然后逼问他为什么要把韦伯也给拉进这个见鬼的世界里。光光是他毫无歉意的态度就让小科学家一肚子窝火。他还注意到了韦伯对魔术师的称谓是“麦克斯韦先生”,那个傲慢的老家伙怎么能称得上是一个“先生”!

 

小科学家太专注于自己的情绪,以至于他忽略了独眼巨鹿诞生之前的几声长鸣预警,直到大地开始震动,利爪狭裹着冰棱袭来之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是有多么糟糕。

 





“麦克斯韦先生,希伯里先生去了哪里呢?”韦伯仰起脸,怯生生地问。

 

“不知道。”麦克斯韦回答。他正往青肿的右脸涂抹着治疗膏药,这小科学家看起来没多大力气,揍起人下手可真狠。“他经常这样子的。”他试图微笑着补充,却被淤青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一声低沉的长吟打破了黑夜的沉寂,雪花随着冷风呼啦啦地旋转,最后迷失在黑暗里。麦克斯韦警惕地抬起头, “独眼巨鹿。”他喃喃道。他拾起背包准备掏出影刃,却发现里面是小科学家码得整整齐齐的肉干和原木,除此之外居然还有一只红帽子地精玩具。

 

也就是说,此时此刻小科学家肩上的背包是属于魔术师的。麦克斯韦突然感觉自己有些头疼。

 

低吼声停了下来,周围却没有任何巨型生物靠近的迹象。麻烦大了。魔术师心中暗想。


他弯腰抱起一身黑毛的韦伯,迅速站起身,把小蜘蛛人放进了新搭好的帐篷里:“韦伯,你在这里待着别乱跑。”他顿了顿,又说:“我去把他找回来。”

 

高耸的树林与夜幕编织成漆黑一片,没有星光,耳边只有冰凉的雪花在飞旋。他迈开瘦削的长腿,举起火把向小科学家离开的方向走去。


 



“What the f*ck.”麦克斯韦在常青树森林边缘停下了脚步。


黑暗中,是一只只肚皮硕大的蜘蛛女王,蛛后以灵敏的嗅觉捕捉到了人类的味道,齐刷刷地转过了身子,无数双苍白色的眼珠正对着手握长矛的麦克斯韦,在黑白条纹怪物的背后,是一大群跃跃欲试的蜘蛛军队。

 

“希伯里,瞧瞧你都干了什么。”他哑着嗓子说道:“我真该把韦伯也带出来。”


 

 








————————————————


【碎碎念】

后文有点长,于是就在这里分了章节。

照我这速度大概是月更吧哈哈哈,下一篇应该就可以完结了,然后会有一两篇番外,其实我不会说我写前文balabala一大堆就是为了写番外的。

这里设定是恶魔之门默认存在,游戏里好像也是刷巨鹿的那一方才能听到预警……就当是私设吧。

老麦和威两人一边吵架一边造门也好可爱啊,如果有灵感的话说不定会新开一个小短篇吧。


关于韦伯这一段要不要加进来就纠结了好久,这里的设定掺杂了个人的猜测私设,内容不好展开所以就大概讲了一下。韦伯家人想要韦伯复活,于是老麦趁虚而入,说当然可以帮助你们啦,不过你们要让他来我这边才能复活哦。于是在老麦的花言巧语和鬼手神工之下,嗙,小蜘蛛人韦伯诞生了。

结果韦伯还是没能通过冒险之门,最后还是威尔逊救了老麦,后来查理篡位,傻威老麦两人双双坠入爱河联机世界,韦伯半路加入……后来大家都懂的:)








评论(12)
热度(53)

© 菌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