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们看我的文
(Gorge真好玩我要肝暴)

【Don't starve】【Maxwil】炼金机器与暗影操纵者(1)

*联机背景设定

*不可避免的OOC

*前一小段开头之前发过,这里是正文~

 

概要:一个老魔术师努力刷小科学家好感的故事。

 

 

 




 

秋季,第八天,黄昏。

 

威尔逊愤愤地将斧头挥向高大的常青树,咔嚓一声,树轰然倒地,他捡起滚落在地上的原木和松果,一股脑全塞进了切斯特嘴里。他理了理白衬衣的领口,将目光投向了另一棵高大的常青树。

 

“麦克斯韦。骗子。谎言家。”每当斧子在树干上多出一道切痕,威尔逊对麦克斯韦的愤恨就增添了一分。

 

啪。随着一声钝响,斧子终于承受不住这繁重的工作,碎成了几截。威尔逊的心情糟透了,他俯身打开切斯特检查木材的储备量,六捆原木整整齐齐地码在箱子里。数量应该足够接下来一段时间使用,他想。与此同时天色转暗,夕阳渐渐下沉,黄昏来临,他的肚子响起了进食的信号。

 

随身的食物已经吃光了,周围的浆果还没有成熟,蜘蛛们开始四处爬动。威尔逊可不想尝试怪物肉的味道,这意味着他不得不回到地图中央的营地补充食物——即看到他最不想看到的那个人,麦克斯韦。

 

“走吧,切斯特。”这只是第八天而已。一想到接下来的日子都不可避免地要和麦克斯韦打交道,他的心情更糟糕了。也许应该和他好好谈一谈。他将插在地上的眼骨拔起,向营地的方向走去。

 

 

 

 

 

当发现自己被查理从恶魔之门扔到另一个新世界的时候,威尔逊的心里还是有点高兴的,至少摆脱了骗子魔术师和那永不见天日的王座。对于曾经在饥荒世界存活了几百天的科学家来说,这片新大陆比那地牢里恼人的暗影怪好上一百万倍。

 

威尔逊觉得自己这辈子就做过两件蠢事,第一件事是在实验室里按下了麦克斯韦大门的开关,第二件事是在饥荒大陆上踏进了麦克斯韦冒险大门。

 

好奇心害死猫,麦克斯韦害死威尔逊。他越想越气。一小部分是在气自己无可救药的好奇心,剩下的大部分则是在气那老谋深算的魔术师。

 

如果不是因为第一件蠢事,他就不会离开那温暖舒适的森林小屋;如果不是因为第二件蠢事,他就不会离开他亲手经营几百天的、设备日趋完善的营地。

 

“好了,一切又从零开始,我发誓自己不会再碰任何与麦克斯韦有关的东西,尤其是门,”穿过恶魔之门的第一天晚上,在熊熊燃烧的火堆面前,威尔逊自己对自己说道:“当然,如果是雕像的话我不介意将它砸成两块大理石。”

 

所以,当第二天威尔逊看到麦克斯韦穿过恶魔之门,并气定神闲地站在桦树下和他打招呼时,发生斧子险些砍掉魔术师的耳朵这种事情也就不足为奇了。

 

 

 

 

麦克斯韦将一捆干草搓成绳子,系在最后一排烤肉架上,架子前方孤零零摆着一口锅,各种杂物被随意扔在草叉铲过的地皮上,黄昏余韵使得他的影子比平时更显瘦长。现在是秋季的第八天,他点燃了一只雪茄,将浆果和怪物肉扔进了石锅里。

 

距离小科学家“离家出走”已经过去了48个小时,麦克斯韦有些烦躁,他倒不是担心小科学家会死掉,那位可爱的试管爱好者自有他活下来的方法。不用说,他们大吵了一架,起因是麦克斯韦无意或是有意地指使暗影触手绊了对方一跤,当然,真正生气的只有威尔逊一个人,他气哼哼地对着眼骨发誓,嘴里念叨着要是再主动搭理麦克斯韦就生吃一只草原兔之类的云云。

 

麦克斯韦倒是不介意小科学家骂他老骗子,但当威尔逊离开营地的时候,这位大魔术师开始感到无聊了。

 

万一他真的不再回来了呢?

 

他轰走了一只飞下来啄食种子的乌鸦,抬头便看到了小科学家的身影,黑眼圈的阴影比平时显得更深了。好机会,麦克斯韦对自己说。

 

“嗨,伙计,你看起来不太好。我为你准备了一份小礼物。”麦克斯韦说的是实话。

 

来自麦克斯韦的礼物?一场青蛙雨吗?小科学家厌恶地皱起了眉头。

 

威尔逊现在还不想说话,他努力无视对方,但做得不够成功,看到一排排立好的晒肉架时小科学家的脸上露出了些许惊讶,随即又轻轻咳嗽掩饰。

 

“我想我们之间最好定一些规则。”小科学家终于打破沉默,开口说道。炼金机器冒出一团团蒸汽,他蹲坐在地上敲打石方,很快,一口崭新的石锅造好了。

 

“比如?”麦克斯韦微微一笑。

 

“第一,不许恶作剧。”

 

“嗯哼。还有呢?”

 

“第二,不许无故使用武器攻击对方。”

 

“哦?那你用锤子砸我的那一次……”

 

“那是有原因的!如果不是因为你这个——”

 

威尔逊突然停下了话头,警觉地站起身,空气中传来了猎犬隐隐的吠叫声。

 

“可别告诉我这就是你为我准备的礼物。”他干巴巴地说道。

 

麦克斯韦将快要烧完的雪茄扔在地上,用靴子碾灭了它最后的火光,他慢条斯理地抽出一根长矛,说到:“当然不是,不过谈起猎犬,我曾经不止一次听过这句话——‘你听到了吗?’”

 

小科学家再一次皱起了眉头:“你跟踪我?”

 

“伙计,如果你掌握了一些不可告人的魔法,又碰巧成为了这个世界王座上的人,那你的生活还能剩下什么乐趣呢?”

 

“如果说跟踪也能被称为乐趣的话,”威尔逊愤愤地将木材扔进石头围成的篝火里,火焰一下子蹿得老高。“而且这仅仅是对于你而言,对我来说可不是。”

 

“将你的不满留给那些不安的猎犬吧,真希望它们还记得我。”

 

 

 

 

秋季,第九天,清晨。

 

威尔逊瞪着漂浮在他前方的乳白色幽灵。

 

“哇哦,‘伟大的麦克斯韦’,这真的是不可思议。”

 

“是的,幽灵什么的不科学,也许你想说的是这一句?”名为麦克斯韦的鬼魂飘来飘去,声音仿佛是从另一个世界传过来的呓语。

 

“不,我指的是你被小狗挠了两下就死掉这件事情。”小科学家拿起锤子,将地上的骸骨砸成碎片,表情变得有些幸灾乐祸。“如果这里有报纸,那明天的标题一定会是‘伟大、尊贵的国王陛下被他心爱的猎犬撕咬致死’,很好,现在我们有足够的骨片来制作一个便便篮了。”

 

“伙计,我想你也注意到了,这些怪物要比我们之前的那个世界更强大,更何况老马也有走错路的时候。”麦克斯韦无视了对方言辞中的嘲讽语气,他看着四处翻找蜘蛛腺体的小科学家,说:“我的背包里有腺体。小心使用,这会很疼。”

 

威尔逊哼了一声,他也注意到了这个世界与他原本所处的世界不太一样,蜘蛛比往常更难缠。问题还在于麦克斯韦,前任国王除了不可饶恕的那一部分之外还弱得不可思议,让人难以置信。

 

“我要声明一点,即使我愿意复活你,但这只不过是为了防止一个老幽灵继续残害我的大脑,你在我心里的厌恶程度没有任何改变。”他语气生硬,还着重强调了“任何”。

 

麦克斯韦看着小科学家一脸嫌弃地拿起蜘蛛腺体,将三把干草缠绕在上。三,二,一。他在心里默数了三下。

 

“Ouch!”真疼!小科学家下意识地捂着自己的胸口,那里撕裂一般地刺疼,胸腔仿佛刚刚被一根沼泽触手贯穿,可是却没有任何流血的迹象。他扶着身旁的炼金机器勉强支起身体,脸色煞白,额上冒出了层层冷汗,他喘着气把救赎之心塞到一旁的幽灵体内——感觉像是将手伸进了一桶冰水里——嗙的一声,麦克斯韦复活了。

 

“你还好吗?我的伙计。”麦克斯韦站起身,向半跪在地上的威尔逊伸出了右手。

 

“我很好。”威尔逊别过头,不想理会这个恶魔。

 

“那好吧。”表达善意被拒的魔术师看上去有些伤心,他拾起落在地上的魔法书,吹掉了沾在上面的灰尘。他摊开魔法书,书本便神奇地悬停在空中,“你还记得之前我提到过的小礼物吗?”

 

他打了个响指。

 

两只暗影手从小科学家身后冒出,抓住他的肩膀将他提离地面。“混账麦克斯韦!我真后悔救了你!”威尔逊愤怒地喊道,他想要扒开缠在他肩上的影爪,可是却使不上劲儿,一只触手甚至伸进了他空荡荡的马甲口袋里乱掏。

 

麦克斯韦又打了个响指,黑色的暗影倏地消失了。

 

小科学家双脚落地,只觉得衣袋一沉,隔着衣料他能感觉到是硬邦邦、棱角分明的一组东西。他刚想指控麦克斯韦不经他同意就把暗影怪放出来的行为,可看到从衣袋里掏出来的东西之后,小科学家就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那是他这几天一直在寻找的齿轮部件,他数了数,居然有十个。

 

“前天早上采浆果时碰巧下了一盘棋。我猜你的那些科学小玩意儿离不开这个东西。”麦克斯韦合上了书,理了理凌乱的外衣并将扣子重新系好。

 

小科学家不解地看着他,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

 

“哇哦……这真的是……为什么?”

 

“因为我想与你合作。如你所见,查理成为了新一任统治者,而我现在也和你一样,都是求生者,都会死。想要活下来的话,不妨考虑一下合作的事情,无论如何,两个人的力量总比一个人强。我需要你。”

 

“我可没有忘记你曾经对我做的那些事情,而你也别忘了,我讨厌你,麦克斯韦,这是不会改变的。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说的每一个字吗?”

 

“你讨厌我,我知道,这是我应得的。”

 

威尔逊愣住了,他没想到麦克斯韦会以这种口吻和他说话,太出乎意料了。他用手支起下巴快速思考着,显然麦克斯韦的力量大不如前,如果合作的话,采集资源和打猎也会变得相对轻松,效率也会大大提升,但是那些暗影法术依然是个不定时的威胁,如果他希望自己立马死掉或者是变得更糟糕——比如找不到一丝光源,只能在无尽的黑暗之中等待查理的到来,这种滋味比死还难受——那他的暗影怪们随时可以做到这一点,而麦克斯韦不仅不希望自己死掉,还提出了合作的建议,这不符合常理。

 

好好想想,威尔逊·帕西瓦尔·希伯里,如果能更有效率地采集资源,那你就有更多时间来研究这个世界了,而且你回到营地,有一部分原因不就是为了和他谈判吗?一个细小的声音在威尔逊脑海里说道。

 

最终,想要研究的念头占了上风。小科学家谨慎地握住了麦克斯韦第二次主动伸过来的右手,黑色的手套握起来有些冰凉。

 

“成交,但是我会与你保持距离,也请你收好你那些暗影宠物们。”

 

“嗯哼,明智的选择,我的朋友。”

 

“我们不是朋友!而且你是不是在手套上下了毒,我怎么感觉自己不太舒服……”

 

“……那是因为你饿得掉血了,伙计。”

 

 

 

 

 

 

 

 

 

 

 

 

 

 

 

 

【碎碎念】

 

*暑假才买的steam单机,每天都在饥荒大陆上浪,沉迷其中不能自拔,而后入了联机,从此打开了麦威新世界的大门

*惊讶地发现游戏这么火同人怎么可以这么少,挥刀自割腿肉,没怎么写过东西……如果有坚持看到这里的小天使……那真的是太好了……(双手合十

*关于威指控老麦跟踪狂,应该挺多人都注意到了,威描述桦树和常青树的台词与老麦描述的台词有联系,看来老麦一直在暗中观察……

*老麦表示苦肉计用来骗威很好用(能打十个齿轮的老麦怎么可能会打不过几只小狗!)

*虽然更得很慢,但是不会坑的!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Wilson: 

“It's all piney.”(常青树)

“It’s all leafy, most of the time.”(桦树)

Maxwell: 

“I've heard them described as ‘piney’.”(常青树)

“I've heard them described as ‘leafy’.” (桦树)


评论(19)
热度(87)

© 菌一 | Powered by LOFTER